首頁|bet亚洲365唯一线路检测


    【国门战疫故事】《法治日报》:怒江南大门战“疫”日记:烈日“桑拿”雨中“洗澡”

  • □ 人民警察擎旗向前

    □ 法治日报全媒体记者 董凡超 石飞

    □ 通讯员 周建洪


    “烈日下‘桑拿’,风雨中‘洗澡’,我们依旧在漫天星辰中盼你平安到家。”8月11日早上8点,结束了一天勤务,云南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怒江边境管理支队蛮云边境检查站石头寨执勤点民警张衡手里提着被雨水淋湿而显得尤为厚重的执勤服,踱步走过200米林荫狭窄小路回到单位宿舍,本想好好睡上一觉,但想着昨天的经历,他眼睛通红盯着笔记本,颤巍巍地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8月的怒江,虽已立秋,荒芜的石头寨执勤点上空烈日高挂,空调机哗哗哗转个不停,冷风连续不断地顺着风口处飘出,瞬间就被周围热空气吸收,让人没有丝毫凉意。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抗疫斗争中,村村是哨所、户户是哨卡、人人是哨兵,执勤点民警辅警24小时全身心投入疫情防控战斗中。

    “你压根就是被晒成了‘卤蛋’!”今天是女儿生日,执勤间隙,民警周定洪给妻子开了个视频,手机这头一片白,太阳光十分刺眼,看着丈夫黝黑的脸上挂满汗珠,妻子肖婷伊又气又心疼。选择了周定洪,从恋爱到现在聚少离多,除了每年短暂休假相聚,他们一直是两地分居。

    周定洪是检查站执勤中队中队长,炎热对他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因为疫情防控工作需要,他刚回家休假不久,便匆匆结束假期返回到工作岗位。一边是孩子经常生病的家庭琐事,一边是工作上各种勤务,把孩子独自交给妻子,和抗疫战线上许多同志一样,他做出了艰难抉择。

    寒暄几句,本来想给女儿说声生日快乐,怎料不凑巧,战友喊又有新的勤务来了,周定洪立即挂断电话,赶忙投入到工作中。

    “身上防刺服有5斤重。”周定洪坚定的眼神中满是无奈。不仅如此,由于疫情防控需要,他们每天还必须再穿戴一件防护服、一副手套、一个口罩和面罩。有时拖着近乎虚脱的身体工作五六个小时,下勤后,衣服里、装备里全是水,天气热很多战友身上还捂出了痱子。

    四五顶帐篷、一个板凳、一台24小时运转的空调机组成了一个简单的执勤点。这样的工作环境没有一个人喊苦叫累,因为大家都知道身后是自己一心想去守护的人,疫情防控工作容不得半点马虎。正如民警邹菥所说:“执勤时,汗渍干后执勤服上留下一层盐,身体像是在蒸笼里一样。”他们是进出怒江第一道防线,为了人民群众安全,在这里已经坚守了两个夏季。

    傍晚,远处天际的乌云齐刷刷地压过来笼罩在执勤点上空,闪电一个劲地提醒着大家,一场暴雨将至,有经验的民警带着几个人提前对帐篷周围进行加固。

    执勤民警李俊紧了紧帐篷的防风绳,拿起锤子再次让敲紧的地针下沉,看着周围忙碌的身影,起身舒展了一下疲惫的身体,再次投身到工作中,不敢有丝毫懈怠。他深知遮风避雨的帐篷如果被吹飞,将意味着什么。

    “风太大了,雨水大滴大滴顺着脸颊流下来,视线变得模糊了。”任露露回忆着一天晚上发生的暴风雨,尽管穿着雨衣、雨靴、还打着伞,但根本没有用,狂风暴雨中,伞股子支撑不住,直接断掉了,执勤民警被浇个透心凉。执勤上岗、训练劳作,和男民警的不同或许就只是身体单薄了一些,大家都在为了怒江的安全稳定默默奉献着自己的力量。

    “家乡这个时候应该是晴天吧。”雨大了车也少了起来,从雨中躲进帐篷里,看着水流从帐篷顶流下来,打进泥土的凹槽里,听着耳边呼呼大作的风声,任露露思绪万千陷入了沉思。她回忆起家乡清晨美丽的田野,安宁祥和的村子,一排排烟囱冒着炊烟,鸟鸣虫叫叽叽喳喳响个不停。突然哐当一声,任露露跳起冲出了帐篷,只见帐篷刹那间直接被雨水压塌下来,瞬时在狂风的拉扯下消失在视野中。

    这下,彻底暴露在了雨中,旁边帐篷的战友也没好到哪里去,几个人用手死死地扶着架子,靠身体的重量与风雨抗衡,任露露也加入到这场同风雨的较量中。

    谁也不知道那天晚上是怎么熬过来的,大家全身都湿透了,干脆就不打伞,有车来了就去好好地检查,在雨中硬是站了三四个小时。

    “每次经过灯火通明的南大门,看着一群可爱的人在执勤,让人心里感到特别踏实。”对于怒江的人民群众来说,看到怒江南大门就像看到家一样。

    风雨中,有一群人始终在抗疫情,斗风雨,他们目光如炬,一往无前。





    Baidu
    sogou